フューリー

你好 俺叫池冬笙。/川蟬。 /ふゆせい。 「。」是本體。
繁體注意
沒事就畫個畫搞個翻譯寫個文
[大多時間在bp]
戰勇沼now
會回fo
貓毛過敏 雲養貓中
國中三年級了 长弧
After the Rain
まふまふ世界中心
吉吹 阿魯巴吹
沒有最王和羅斯阿魯吃我要死了
❌雷點王最,卡雷,安雷安。

本雷卡老咸鱼疯狂炸裂

あなたがくれた服の

摸魚和日常
迫於高墻翻不動再加上學業 翻譯明年中考完再盡心盡力地去做 爭取暑假去過個n2
偏偏在初三跌入戰勇沼 哇——我想每天吸阿魯碳!

近期雜七雜八的日常^^

北川太太的性转设...!!大概是凡吉[[ 太丑了不打tag了

原作者打的tag是陰凡 可這個天最王大三角我也不知道打什麼tag 就這樣吧 內含天最王以及背後注意 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64255140

瞎翻譯了一下好坂舞七さん的最王漫畫!id=63607310 內容很病很病很病 麻煩避個雷

[最王]立秋

一份意義不明的黨費[[ 本來是想寫小總統濕身[?]感冒最原照顧他這樣一件事 結果就變成了這樣 ooc有!





好吵...

雨滴敲打在玻璃窗上的聲音伴隨著轟隆隆地雷聲在耳邊迴響。最原終一蒙在被子裡翻了個身,摸過床頭櫃上的手機按下電源鍵看了看時間。

才四點半嗎。他閉上眼睛試圖繼續進入睡眠,無意識地伸手在身邊摸了個空便又重新睜開雙眼,揉揉頭髮從床上坐起來。

“王馬くん?”

嘈雜的雨聲中並沒有傳來所期待的回應。明明昨晚他還在身邊的,難不成徹夜逃走了...?不對。可能是dice又有行動了?

反正睡意是沒有了。最原終一打了個哈欠,掀開被子下床踏上拖鞋,他在家漫無目的地走了一圈後繞到洗手間洗漱一番,隨後便是癱在沙發上望著天花板一動也不動。

“為什麼王馬くん非得掐在這個時候出門呢...”最原終一小聲嘟囔著,修長的手指摩挲著口袋裡的小小物件。閉眼胡思亂想了一番,他覺得這樣更不是個頭,只得翻出了事務所的那些繁雜的文件慢慢修改。

“咚”

微弱的門鈴聲響起。最原終一皺了皺眉,提高了警惕。按理說王馬小吉平時從來不用門鈴,都是打鼓一樣地敲門,可是現在這個時候除了王馬小吉應該是不會有人來敲門的。他走到玄關處拉下門把手,將門緩緩推開一條縫後詢問:“請問是..?”

“亞馬遜快遞——騙你的。”

聽見自家戀人熟悉的聲音,他趕緊推開了門,緊接著愣住了。王馬小吉正站在門口,平日裡張揚的頭髮耷拉下來,發尾時不時滑下幾滴水,黑色的斗篷與白色的學生服都濕漉漉的。他揚起平日的笑容,在最原終一眼前揮了揮手。

“最原ちゃん能這麼保持警惕太好啦至少我就不用擔心不在家的時候最原ちゃん被變態大叔掠走了...但還是先讓我進去吧?”

最原終一回過了神,趕緊將王馬小吉拉進門來。

不對。

拉過王馬小吉的手時最原終一明顯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王馬小吉的手太冷了。他緊接著將目光放在王馬小吉的其他地方,發現對方的脖頸和手臂處都有大大小小的...擦傷?像是子彈的。難不成鬧得發生了械斗嗎...雖說手臂上的不太明顯,但下雨後的白色布料貼在手臂上有些透明便能看得清清楚楚。他抬眸望向王馬小吉,那人倒是移開目光,雖說嘴角還掛著笑但仍然一幅心虛的樣子。

“發生什麼了?”

“在這裡會感冒的喲難道最原ちゃん就一點也不心疼我嗎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最原終一正想開口制止面前人的假哭,可馬上又軟了心。他只是輕輕拉起王馬小吉的手讓人更加貼進自己,隨後將那瘦小的身軀抱在懷裡,感受著對方身上冰涼的雨水。

他莫名其妙想起了很多。想起纏在王馬小吉手上的繃帶,想起衝壓機下的那攤鮮血,想起從機器中醒來時看到還活著的對方後落到衣襟上的眼淚。他緊緊摟住王馬小吉,右手輕輕拍了拍那人的後背。

“有我在。”

王馬小吉瞪大了雙眼,雖說不明白最原終一這是鬧的哪一出,但還是踮腳拍拍最原終一的後背。

“にしし,難得最原ちゃん會主動講這種話呢。”

話音剛落,最原終一便鬆開了王馬小吉。他將手伸進口袋,隨後拿出一枚銀色的戒指,牽起王馬小吉左手纖細的無名指慢慢給他帶上。他對這一情況下的王馬小吉作過很多設想,他不知道王馬小吉是會像平常一樣笑著接受,還是像平常一樣笑著拒絕。

“王馬くん。你願意嫁給我嗎...?”

他緊張地望向了王馬小吉,然後便錯愕了。

王馬小吉哭了。那雙葡萄般的瞳孔在淚水的襯托下顯得更加清澈,隨後淚水奪眶而出,落在了最原終一的手上。他抹了一把眼淚繼續笑嘻嘻的,右手緊緊抓住了那根無名指。

“我願意。不是說謊喔。”

[雷卡]最初的人

—ooc有。一個小短打,意味不明,校園paro。私設如山。520快樂。

-標題來自りぶさん的《アカイト》。







都是跳級上來的,卡米爾和嘉德羅斯一點也不同。後者每每都拿到全省年級第一,一身傲氣,對於各種名校的招生看都不看一眼,始終堅持著年級第二的格瑞去哪他就去哪。前者雖說沒拿到過年級第一,但在三千多人中拿到十多名也算是佼佼者了,可他卻總是低著頭與世界擦肩而過,不聞不問,悄然無聲。

“決定好大學了?”

“沒有。”

卡米爾低頭看著手中誌願表,聲音含糊不清。雷獅皺了皺眉,便也不再多問。

他在疏遠自己。

從念高中開始,不,初中開始,雷獅就已經意識到了。從小一起長大情同手足的弟弟突然開始躲避自己,甚至在家裏的一條走廊上相遇了,卡米爾都會選擇轉身離開。一路跳級的卡米爾在高三時終是和雷獅分到了一個班,而他總是繞開雷獅課桌的小細節總是讓雷獅略微煩躁。

承認自己的心情就這麽難嗎。雷獅情商不低,他明白自己堂弟心裏到底想著什麽。看著對方穿著藍白校服的纖瘦背影映在教室暖黃色燈光下,雷獅更是心亂如麻。他索性站起身來走到卡米爾身邊,由於是靠窗座位,卡米爾則是本能地往墻邊縮了縮,目光看著誌願單沒有絲毫移動。這些小動作自然逃不過雷獅的眼睛,可雷獅依然不言語,只是輕輕拉過卡米爾正執筆的手,十指相扣,隨後在對方白皙的手背上落下輕輕一吻。

簽字筆掉在地上的啪塔聲在寂靜的教室裏回響。卡米爾愣了幾秒,隨後趕緊想要縮手,卻由於雷獅逐漸加強的力度而無果。雷獅嘆了口氣,俯下身蹭了蹭卡米爾的鼻尖,慢慢開口。

“我喜歡你。愛情意味的。”他饒有興致地觀察著卡米爾聽到自己話語後蔓延至耳根的,如自己送的那條圍巾壹樣的紅色,嘴角揚起壹個弧度,伸手揉揉卡米爾那壹頭黑發,隨後轉身離開了教室,留下卡米爾一個人呆在偌大的教室裏呆若木雞。

其實,卡米爾也想過的。如果這次月考保持上次名次就表明心意,如果下次月考進步的話就表明心意,如果模擬考拿到年級前十就表明心意……太多太多如果了,最後卻因為沒有任何勇氣而深埋在心底。

B大保送生,雷王集團三少爺,這壹切的壹切都與自己毫不相符的事實,卡米爾早就明白了,即使他萌生了一些別樣的感情,他也仍選擇了緘口不言,小心翼翼地掩飾起自己的一切,只願默默擋在對方身前,以智為骨,以忠為肉,披荊斬棘。

至於那種感情,是絕對不能流露出來的,自己只需要看著對方就好。雷獅會娶妻生子,自己說不定也會放下。

可是這所有都被今天雷獅的壹個吻攪破了,無論是那顆決心也好,還是那種設想也罷。卡米爾趴在空白的誌願單上,緊緊閉上了雙眼。

凹凸中學的校規其實很松懈,一切都主張什麽所謂和平民主。當卡米爾正刷著數學題時,宿舍樓下忽然傳來麥克風試音的聲音,緊接便是不知哪個女生的深情告白。大概是因為今天五月二十日吧。卡米爾撓撓頭,本想起身去找個耳塞,桌上的手機卻振動起來。沒什麽人會打自己電話,估計是賣保險的。卡米爾不在意地掃了一眼屏幕,看到來電人時有些驚訝地睜大了雙眼。

雷獅。

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電話。聽筒傳來壹如既往熟悉的對方的聲線,竟讓卡米爾稍稍有些安心,盡管他仍對今天發生的事兒有些苦惱與不安。

“聽到外面什麽聲音了嗎?”

“……聽到了,大哥。”

“那,你有答復嗎?”

卡米爾深吸一口氣,胸中悸動無法磨平。他欣喜,但又猶豫。他這樣的人真的能配得上雷獅嗎?他壹直以為,能留在雷獅身邊就已經是他這輩子最大的幸運了。

將他從孤獨的泥沼中拉起的人,帶他走出那個無助而又黑漆漆的世界的人,對於自己而言的最初的人。他真的能配得上嗎。

“嗯?”

可是,可是。

既然對於自己來說,雷獅是最初的人,那麽對於雷獅來說呢……?

“我也喜歡您。”

真實想法脫口而出。電話那邊的沉默讓卡米爾更加緊張,可接著傳來的卻是一聲輕笑。

“那就做好壹生同我一起的準備吧,卡米爾。”

掛斷聲響起。

卡米爾看向書桌角落的那張誌願單,終是執筆寫下了B大。